gniadnileb

A團團愛 紅紫❤️💜翔潤

是坦荡荡的两位老师了。

也就是泼糖水吧。

可以,再猛烈点也可以。(抱拳)

青川:

一个琢磨对方名字,一个研究对方表情
一个生日下来,心里是满满的对方
我就问问他俩是精心制作多久藏头诗和挑选表情才发出来!
而且写诗挑表情的时候估计一边做一边傻乐

吸吸吸继科儿戴眼镜真好看吸吸继科喜欢足球喜欢车
嘿嘿嘿龙儿的名字真好听跟我心有灵犀我俩龙藤虎跃

就……一般来讲说一句生快就够了
但是不行啊
这样怎么能体现特殊性呢
就好像送礼物
别人的话随便在外面买点包装好的就好
但对自己特殊的人
有人更愿意写一封信或做一顿饭
这才是独一无二为你的 无价的

嗯。

说好的。

秘密与匿:


要全力以赴坚持到东京奥运会

大家都说好了的嘛

会陪他们


这个夏天过完了


但你们俩还是我心中不变的少年英雄模样


其中一个男孩子说过“好的日子结束了,更好的日子要来了。”


我不会忘


我们都不会忘的 这个夏天




cr 李叔 微博
(非常巧了 两张都是九宫格里的第八张🤗)

不😢也不丧 擦干眼泪

会有前路

你们都是我们的骄傲

❤️

希斯忘了他是谁:

“但你们还是你们,有我一喊就心颤的名字”

我们的英雄被戳弯了脊梁 被逼着低头😭

就想知道他这两天好好休息了吗🙏

穆穆惊了东南:

他年轻得不像是一个英雄。
他拿起过许多许多次剑,吼得声嘶力竭,险象环生守一个神话般坚不可摧的擂台。


可他今天决定放下剑。

英雄也有不是英雄的过去,赢了输了起起落落,发光的铠甲下有不为人知的累累伤痕。
他又要去打架了,同那个和他打了许多年的朋友。是啊,朋友,打了那么多年,前一秒刀光剑影,放下剑来却能把酒言欢。
那天他没出现在战场上,他是第一次如此。
因为他丢了他的师父。
那是个剑法了得的胖子,长得特别着急,歪着脖子看起来脾气很好的样子。
师父去哪了,他是知道的。
去了一个与他们的江湖无关的地方,那里没有不死的热血,没有并肩走过的黑夜和携手拼搏的荣光,没有且歌且笑敢怒敢狂的洒脱,那是另一个世界。
很难说那个世界是好是坏,应该是有很多人向往那个世界的,可他知道胖师父不是。

胖师父年轻时也是执剑战四方的人,能削的人都削过,厉害极了。
后来胖师父放下剑,开始教他们剑法,不止如此吧,胖师父手把手带出了好些个英雄,自己不说,心里可得意着呢。
他们凭手上的一把剑说话,放下剑一笑泯恩仇,他们策马披挂在血雨当中,以在战场上毁灭自我感情为最上等,转身却能捧出一颗最坦荡的赤子之心。
把人生最美好的时间耗在一把剑上,值得,都值得。
英雄终会迟暮,到那一天他或许也要放下剑,然后腾出一双遍生厚茧的手去教别人如何仗剑,如何行走天涯。

他后来偶尔会想,他这一生,与侠之一字最契合的时候,大概是他们抛却成败放下利刃的那一刻。
他曾经拿起过许多许多次剑,他今天决定放下剑。
即使可能会为人嘲弄以卵击石,为上位者耻笑不自量力,为不怀好意者概括为拉山头搞独立,甚至为爱他的人惋惜这一招是自毁长城。
这些暂时都不算重要。
他想过最坏的打算,也只是想想罢了。纵死犹闻侠骨香,不算输。置之死地而后生,也不算赢。


他这一路走来不算容易,从来是一条路走到底,吃过旁人不敢想的苦,然后石头缝里也要为他开出一朵花来。
不知道这次还会不会开花。
不知道石头缝与人,哪个温和一点。
怕什么,纵然天河倾覆,许多年后他也能指着最亮的一颗对自己说:看,它曾经为我坠落。

他们的世界里,从来都劝每个人去争去拼。
胖师父你看,我们争了我们拼了,可能这次你要骂我们了。

那个世界不会听英雄说话。
还有很多人,猜测他们为什么这样做,反复分析这样做是否值得,悉数他们曾经的成绩,然后带着不明的意味深深叹气。
为什么要这样做?
不知道啊,只是想做,是非成败,本就不应该一概而论。
他只是要对得起自己,为了以后更多的人还能拿得起剑,我便暂时放下又如何。
或许也不为别人,只为我自己。
只为我明天对得起自己。
这个世界还会有很多很多个英雄,来者无穷,不可估量。他们有很好的未来,有辉煌的战绩,他们会记得这个时代。

他却只有一个歪脖子胖师父。




sungZzang:

要说的话都在图片里


要知道,他们可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且集结了几个最聪明的人。


现在就丧为时过早


【暗戳戳说一句,这一招真高(黑)】

太想哭了
这就是我的国家吗😭
没有希望 没有正义 没有真实

希望你们都能好好的🙏
无论发生什么 我们都和你们同在

guess me kiss me

融化了。最美好的爱。💕

helenyin:

——如果可以跟世上任何人共进晚餐 


                                           你会选择谁?——


 


 松本润眨了眨眼。


 


公寓附近的梧桐树在下过几场雨后,变成了不太讨喜的烟黄色。预报说,未来天气将在二周内转冷,含百分之九十羊毛制品的沙发套前天就被他富有远见地拿去送洗。两个人正穿着同款深灰毛拖,居家地窝在地毯上,身周地板散放了几只吃光的瓷盘,都被他细心地垫上了餐纸。一旁的樱井翔努力了小半天,修那台大概是刀盘被堵的咖啡磨豆机。屋内只开了一盏壁灯,人工光源发出的暖色微光用来浏览剧本已经足够,他们各做各的,其间偶尔交谈两句对方的工作安排以及手摇式机器中看不中用的性价比。所以当电视频道被随意调转至家里鲜少观看的心理测试节目——


“诶?我不知道。”他不甚确定地停止翻页,认真皱起眉头,“范围太广有点找不到出口。”


樱井翔放下手里咖啡机的摇柄,意有所指地盯牢他。


“烛光,牛排,甜点,爵士乐。当然得和自己最想要呆一块的人度过啦。”男朋友循循善诱地拖长句调。


 


松本润憋笑。


“那当然是Micheal Jackson啊!”他随后正直地宣布道,“给我讲那些录制的热门曲,《Bad》里发明的神奇舞蹈,黑帮音乐,后退摇步,没准还能请他给con提点建议。”


“真的吗,小润你真的这么想?”樱井翔酸楚地指着自己,“地球上还有七十亿活着的人可以选。”


“我这辈子跟你吃过几千次晚餐了,加上早午餐上万都不止。现在地板上还堆满了我们吃完的土豆沙拉和烤薄面脆饼。”松本润笑眯眯地低头叠起脏盘子,“想要实现一次梦想很合情合理嘛。”


“你的梦想与我无关。”执业十年的专业主播毫无重点地发牢骚。


“梦想可望不可及,它不在现实生活里。”他把餐盘递给樱井翔,屈起双腿为后者让出通行空间,“把盘子收走。回来我们再看下一题。”


 


“你想跟别人共进晚餐,还使唤我去洗盘子。”


“因为我就是这么现实主义地爱你。”


 


樱井翔好脾气地端着盘子去流理台了。


 


——你心中最完美的一天是怎样的——


洗碗归来的这位先生积极回答了该题。


 


樱井翔热情高涨,甚至去书房找来纸笔,画出了线条直观、个人特色鲜明的简易说明。


“7:00起床,7:05换睡衣,7:15洗漱,然后跳到7:10——”碳素笔敲了敲这个需要注意的时点,“刷牙时可以顺便烤吐司——7:10再跳回来,7:20吃早餐,7:50收拾东西,取报纸,整理生活垃圾,8:00出门。”


“……等等森赛,我在哪里?”唯一的现场观众举手质疑。


“7:20和7:50之间。”樱井翔清嗓子,“你还在赖床,给了你早安吻。”


松本润抿着嘴点头,“继续。”


“8:00出门,完美一天应该交通畅通,经纪人不必绕城过来,我自己前往港区,路上大致花一个钟头,8:55到达,9:10取到台本,20分钟化妆,熟悉台本。9:40正式录制——”樱井翔停下来思索,“好吧,给突发时况预留5分钟,9:45正式录制。11点顺利结束,没吃螺丝,总结词完美。并且脸不肿。11:20开完总结会,到达食堂是11:25,午餐是生姜猪肉定食,还有餐券上附送的蜜柑茶,20分钟后是社交网络时间,回复大家的mail,给你发去食物的写真。然后去停车场取车。”


“翔桑,你留给午餐的时间和留给我的一样多。”松本润愉快地吐槽他。


“我不会说现实主义地爱你之类的话。”樱井翔煞有介意地接梗,两个人都笑,“13:00点整回家。给盆栽们浇水——我真的真的每天都记住了哟。休息到15:30,然后在家里工作两小时,做好直播用的背景资料,然后我去超商——”


“等等、”松本润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6:00左右买了虾和啤酒。”樱井翔不理他,“因为我永远选不到合适的鸡蛋,站在食品区五分钟后该给你发mail求助了;6:35结束超商之旅,绕路去买了那家放了波兰腊肠的土豆沙拉,你在7:10回家,7:40我们开始做晚饭,因为有熟食成品,所以8:10就可以晚餐。我们于是坐在这,幅度轻微地吃着盘子里的食物,避免把油渍残渣掉在前天才打过蜡的地板上,电视机还放着老套过时的97年心理测试。”


他停下来,一本正经地总结,“今天真是最完美的一天。”


 


松本润扑上去捏他脸。


 


——分享你觉得你的恋人具有的五项好品质——


这题出现在樱井翔修好手磨咖啡机之后。


他们一人一杯热饮,专注电视的间隙外顺道收晾衣物,松本润一直觉得休闲时间做点家务活是很科学高效的时间管理——当然仅仅针对他自己。他们的衣柜里大都是规整好看的小方块,极小部分则是每一只袖子都会偏离中轴线的椰菜卷——樱井翔深信这得归咎于他有双十来年不擅家事的手——而松本润怪自己这十来年宠坏他。


尽管椰菜卷悍然挑战着松本润的审美和收纳强迫症,但他通常不会重新返工男朋友的劳作。说真的,这个顶着一头自然蓬干的短发、穿着那条起了毛球的运动裤的家伙,神态清晰,又带着点睡前将倦的温柔,盘腿坐在沙发旁的棉垫上。拧着眉毛、表情如临大敌地对付手里的柔软织物。就算是挑剔的处女座也会将家居原则抛诸脑后,津津有味地看他做任何事。


松本润率先答题,首先就饱含感情地强调了这点。


 


“第一:他叠衣服的样子很可爱。”


对方显然被爱冲昏脑子,居然全盘相信,做起了胜利手势。


“第二:他吃饭的样子很认真。”


被夸赞的家伙开始狂笑着拍腿。


“第三:他播新闻的样子很帅气。”


他果断伸手,阻止樱井翔没有必要地继续折磨大腿。


“第四:他工作的样子很踏实。”


 


他停下来,有那么一会儿两人都不曾开口,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谁就牵住了谁的手。


 


“………第五:他让一切都很好。”松本润用自由的另只手肘支起有点发烫的脸颊,心理测试或许开始起作用了。他止住戏谑的语调,不再啜饮咖啡。“他的好品质远远不止五项。”


 


樱井翔在“一切都很好”后就挑起眉毛,似笑非笑地盯着他;“远远不止”时凑过脸,放大的五官带着未干头发的湿气,还有那杯咖啡的香味。


在即将到来的深秋天气里做点能让恒温动物保暖的事,很环保,很节碳。


为了企鹅,北极熊,还有那些因为温室效应可能被淹没的南方小海岛。


 


他专注于将咧起的嘴角吻在他唇间。


 


——用一分钟跟你对面这位分享你的一生——


他们温暖彼此后又重新靠回沙发。


松本润烦恼地盯着新题目。“大概我没什么事是翔君你不知道的。所以我们大可跳过这题——”


“如果可以。”樱井翔调整坐姿,以便能更靠近彼此,“我还是想听一遍。”


 


他看上去远比刚才认真。


 


松本润有点困惑地笑了。“诶?……我一向不怎么擅长把握时长……”辩解立即被对方惩罚性地捏了捏指头。“好吧,首先值得强调的是,目前为止三十三岁的我,有很棒的人生。”


他止笑思索,斟酌出口。


“很棒指的是:没有后悔的决定;没有懊恼的当初。从十几岁起,就一直、一直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其间过程虽不算予取予求,但通过努力,想要的都已拥有。性格不错,缺点也有,幸亏不多。最珍贵的有家人,有朋友……还有恋人。每一天都过得完整、幸福。真是很棒的半辈子啊。”


 


对面的樱井翔望着他,暖色灯光下,眉梢眼角都已垂低。


“刚刚一分钟哦。”他用哄小孩般的口气赞叹。


 


松本润翘嘴角,煞有介事地浅鞠一躬。


“今年也请多多指教。”


 


——最后,和你对面的人对视三分钟——


樱井翔只坚持了十秒钟。


显然对方压抑着嘴角,眼角发抖的样子,也不能帮助松本润撑到下一个十秒。


 


“所以我们换种形式。”樱井翔将功赎罪,“可以闭上眼试试。”


“闭上眼对视?”他一时间无法理解这思路。


“感情交流百分之七十在其他肢体语言中完成。”樱井翔一边说,一边抬高手臂拉灭了壁灯。


松本润在黑暗里半信半疑地闭上眼睛。


 


最开始,他找不到合适的思维定点。


室内充斥着咖啡冷掉的香味,让他有点脱轨地想起桌上还摆放着未洗的咖啡杯碟,和那张周五就到期的影碟。回溯今日的未完事项是个省事的办法:他开始想那条放在包里、没来得及拿出来的领带,是秋冬季流行的绀粉色,配樱井翔那件深灰夹克应该很合适;他们卧室的枕垫有点起毛,该换个牌子的织物柔顺剂了,下周水电缴单会放在门口的小信箱,他老是忘记,所以得提醒樱井翔去取。黑暗中,思绪安心又悸动、平静又温柔,让他想起他们共有的家。想起搬进这栋房子的第一天,选购家具,一起挑选油漆颜色,在采光良好的客厅组装书架。想的全是两人共同经历过的,所有闪闪发亮的日子。


闪回的记忆最终折叠至初遇的第一天。青山剧场被凃了块状的、明亮的光线,十五岁的他,被晒得后颈发红脸颊发烫,晕头晕脑地和对面鲜活生动的十六岁樱井翔握手。


 


“润,你在想什么?”樱井翔的手缓慢摩擦他掌心肌理。


 “……我在想你。”他按捺着起伏的心情,悄声回答他。


“我也是。”他的回答声渐低微。


 


他们在最好的时间,谈了一段最好的恋爱。


热烈、疯狂、含蓄、理智,表达感情的方式随着年月更迭。很久前对抗世界的樱井翔,或许会带着不可摧的神情,挑着眉梢撞上他的唇角;再稍稍长大一些的、学会弯腰的樱井翔,成熟强大到足以抵御侵害,习于用暖到不可思议的掌心包裹住他的犹疑和不安;然后是此刻的樱井翔,安静于他身旁,放缓的声调讲什么都是爱。


他说,他也是。说得那么自然顺应,跟以往千百次都是同样的答案。


 


松本润微笑着投进他。


 


爱至深处,吻和拥抱会向对方道尽一切。


 


 


——爱在你的人生中有着什么样的地位——


所有杯子都放回了橱柜。衣柜里一并收容了椰菜卷和小方块。


而在睡前的他,莫名又想起樱井翔奋斗在厨房时错过的这道题。


 


 


樱井翔侧于他左面,打着呵欠扯了扯他的衣肘。


松本润微笑,伸出手关掉了壁灯。


 


——Never End——


 

本來信誓旦旦覺得一定能準備生賀文
結果又一次 食言了QAQ
但對潤潤小天使的愛是一點也不會變的💜💕💕

等著我!在下個月之內趕出來

H!B!D!松本くん!
お誕生日おめてどう!
ありがとう、八月!

謝謝很多很多的事情 但最感謝你二十年前入社💜

一切一切 希望你一直走下去 做所有渴望的事

溫柔的你 克己的你 都是我最喜歡的你💜